东北梅花鹿稻城撒欢:每天山上“放风” 还吃“草料自助”

2020年11月19日 07:25:13 来源:四川日报
记者 吴平 蒋君芳 李旭 编辑:许成嵩

子定村梅花鹿养殖基地。

  ●去年,子定村收割鹿茸60斤,加上鹿血酒,销售额达30万元,实现净利润11.8万元

  ●今年,子定村有望收割鹿茸80-90斤,实现17万元的净利润

 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平 蒋君芳/文 李旭/图

  10月16日,稻城县赤土乡子定村61岁的尼玛精心照顾着留在圈舍的几只残鹿、病鹿,其它百余只健康梅花鹿一大早就到山上“放风”了。下午6点左右,尼玛冲山上“哦嘞哦嘞”吆喝一阵,这些鹿就乖乖回来,享受一顿玉米+豆粕+盐巴组成的美味晚餐。

  放了一辈子牦牛的尼玛年过花甲,已不能承受山上的寒凉气候,待在家里又没事做,如今在梅花鹿基地工作,一个月有2800元工资。作为贫困户的他,去年还拿到约2000元的分红。

  人工圈养环境下,梅花鹿由于饲料单一,需要靠一些药物来补充微量元素。鹿茸13-14年后就开始退化,17-18年后就淘汰了。而在四面环山、气候凉爽的子定村,梅花鹿可以在山上吃“草料自助”,获取大部分所需营养,鹿的寿命也提高了5-8年,活20岁不成问题。据定点指导子定村梅花鹿养殖的专家郑宝伟介绍,由于运动量大,梅花鹿难产的概率也会大大降低。

  子定村于2016年成立鼎立养殖专合社,包括20户贫困户在内的61户村民均为社员。子定村以合作社为载体,投入500万元从吉林引入100多头梅花鹿,建立梅花鹿养殖基地,与九龙县某公司签订收购协议。

  引种伊始,虽然用了抗应激反应的药物,但梅花鹿陆续病死十多头。好在村里请到的饲养员非常尽职,与尼玛同为贫困户的泽仁电珠虽有残疾,但尤其好学,经常用微信、电话等方式咨询郑宝伟。

  去年7月,一只母鹿罕见难产,泽仁电珠打开视频通话,照着郑宝伟的指导,成功接生小鹿。今年由于雨季提前,一些刚生下的仔鹿患了肠炎、脐带炎等,泽仁电珠详细描述了仔鹿不吃奶、胀肚、不排便等情况。郑宝伟建议,棚里要多铺干草、保持干燥,预产的母鹿尽量不上山,在棚里待产等。

  除了泽仁电珠,尼玛也要每天花2小时去巡视一遍围栏,看有没有破损,防止熊、豹等猛兽袭击。

  精心呵护下,如今子定村梅花鹿的病死率已大大降低,还育活约20只小鹿。2019年,该村收割鹿茸60斤,加上鹿血酒,销售额达30万元,实现净利润11.8万元,泽仁电珠、尼玛等都获得了约2000元的分红。今年有望收割鹿茸80-90斤,实现17万元的净利润。

  郑宝伟建议子定村尽快把深加工产品如鹿鞭膏、提纯鹿茸精等提上日程,“皮尾鞭筋肉等获得综合开发,后端产品出彩,前端养殖才能来钱。”

  在福建、浙江、贵州,还有一种养殖模式是,由公司提供鹿源、技术并包收购,村民分散养殖,这样可以带动更多农户参与到梅花鹿产业中。郑宝伟认为,该模式也可以在四川尝试落地。

  子定村已经开始行动。该村第一书记王光普表示,合作社将在现有基础上把养殖规模扩大一倍,之后将就地建立加工厂,提升产品附加值,为持续增收备足后劲。

    oklianfunctions.ok_spiderhtml
    functions.bdtj1functions.baidupush